上一回,咱说了一通清朝政府给刚刚成立的国际奥委会热情邀赛来了一个“No”,还顺便介绍了一下沈阳早年的冰上运动。这回说的是,咱沈阳人原来很自豪的、眼下挺闹心的一项体育项目。啥?足球

众所周知,现代足球那是从英国兴起的,但它的老祖宗生于何时何地呢?经过国内外历史学家的多年研究,国际足联于2004年2月4日正式宣布:“足球最早起源于中国中国古代的蹴鞠就是足球的起源。”中国又有了一项世界发明专利。国际足联给了个说法,咱中国人自己也得再明确一下:中国古代的蹴鞠生于何时何地呢?最后,经过36位中国体育史学、考古学专家学者的探讨论证,以历史文献对“蹴鞠”活动记载最早、各历史时期对“蹴鞠”活动记载不间断为主线索进行考证:中国古代蹴鞠,起源于春秋战国时期的齐国都城临淄。与会专家最终还对这一结论进行了表决:赞同36票,反对零票!

据传这 “蹴鞠”一产生,就有嬉戏取乐、强体健身的目的。它不仅具备了广泛的民众基础,还成为军中训练的基本科目,而且演变为社会时尚。汉代《鞠城铭》就记录和描述了当时蹴鞠的形式方法、裁判规则和道德规范。宋代盛行蹴鞠,以娱乐健身性的单球门踢法逐步替代了竞技性的多球门、双球门踢法,规则与技法已日趋成熟。还有一种非竞赛性、以娱乐为目的无球门踢法。个人、多人均可进行。踢球时,可以用头、肩、背、腹、膝、足等部位接触球,灵活变化,随心所欲。这种方式以踢出花样多少作为评判和取胜依据,宋人称其为 “白打”,宋代帝王尤善此举。《宋太祖蹴鞠图》画面描绘的便是宋太祖与其弟赵光义、宰相赵普等六人用白打方式蹴鞠嬉戏的场景。那时也出现了“球星”,诸如高俅一干人等。

“蹴鞠”在关外另有大号,叫“踢形头”,也写作“行头”。它是盛行于明清满族中的“足球”。其实它起源比“蹴鞠”还早。公元前2200年,满族人的祖先肃慎人就开始玩了。由于当时熊、虎、豹、野猪等猛兽异常凶狠,狩猎活动十分危险、艰难。因此,当捕获了猎物时,人们认为这是山神所赐,便将动物的头放在树桩上拜谢山神,然后烤食兽肉、唱歌跳舞以示庆贺,玩到尽兴时将兽头拿来踢。后来,猫科动物减少,黑熊繁殖旺盛,熊头多为被踢之物,长此以往人们就称“踢熊头”。后因熊头太沉,便改为缝制熊头,就是扒熊皮、楦熊毛,将其缝制成球状物,取代熊头来踢。人们相互追逐踢打竞赛,从山上踢到山下,从山下又踢到河滩,直到把皮袋踢到对方栅栏内为赢。这种原始的“踢熊头”,开始随意性很强。到了明末随着满族崛起,“踢熊头”也得以传承,也逐渐被改称了“踢形头”。这时的形头,也已是内装棉絮、外用兽皮缝制而成的了。据了解,清代的“踢形头”比赛,常选在江河冰上或旷野的开阔地,踢时画三道横线为界,设三名裁判,每人各执一根木杆,立于线上,双方任何一方将形头踢入线内,裁判手中木杆即刻落下,判为得分,得分多的为胜方。开赛时双方列队于线上,一方开球,另一方则横立于线上阻挡,如同现在踢足球罚定位球的“人墙”。开球后,队员则向对方激冲,对方竭力阻挡,双方来往冲撞,非常激烈,表现了满族剽悍、机智、灵活的民族风格,比赛时在场地旁双方各备牛、羊、猪和各种野味、年糕、豆包等食品,并点燃篝火助阵。赛后负方将酒席送给胜方,双方在篝火旁烤肉,饮酒嬉笑歌舞。

前清的最高统治者先后举行过两次规模盛大的踢形头比赛,一次是后金天命十年(公元1625年)的正月初二日,清太祖努尔哈赤在沈阳城南的浑河冰面上,举行的“踢形头”比赛。努尔哈赤立于场地中央,亲自主持比赛,各贝勒和他们的随从士兵,连踢两场,胜利的一方得到了努尔哈赤赏赐的银两和酒席。这比起英国的现代足球比赛要早两个世纪。

另一次是清太宗崇德七年(公元1642年)皇太极组织的“踢形头”比赛。这次比赛分两次进行,一次是正月初八日,另一次是正月十五日,还邀请了朝鲜王世子及大臣前往观看。参赛队日出时从大南门出发,日落时由大东门返回,这有点像当年的辽足,由哪个门出发去比赛,再由哪个大门归来,就会给比赛带来好运气一样。

在清朝的260多年里,“踢行头”一直很盛行,直到清末,依然保持不衰。每当春节之际,三五成群的青少年就带着“形头”来到空旷的冰层上,场面十分热闹,清末诗人缪润绂在《沈阳百咏》中就有形象的记述:

看来,沈阳城内的少年从当年喜爱“踢形头”(蹴鞠)到现在踢足球,那可是有悠久历史了。

当然,那时的“踢形头”,还属于民族传统体育范畴,并没有同国际“接轨”。那么世界近代体育活动,是何时叩响中国那扇带铜疙瘩的大红门的呢?有兴趣的读者,往下看清代学生练体育。敬请留意下回内容。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举报邮箱:font color=#666666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