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哥已不在江湖,但是江湖仍有哥的传说

昨日, 李亚鹏持股公司被强制执行逾 4.5 亿元 的消息再次引发网友关注。这距离 李亚鹏欠债 4000 万案终审败诉 才过去两个月。

近日,据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显示,丽江雪山投资有限责任公司、阳光壹佰置业集团有限公司、潍坊阳光壹佰置业有限公司新增被执行人信息,执行标的约 4.5 亿,执行法院为北京金融法院。

src=src=src=天眼查 App 显示,阳光壹佰置业集团有限公司分别持有丽江雪山投资有限责任公司、潍坊阳光壹佰置业有限公司 31% 和 90% 的股份,李亚鹏持有丽江雪山公司约 27.84%股份并任职董事。

据此前多家媒体报道,2012 年,李亚鹏持股的丽江雪山投资以 1.635 亿元价格拿下束河街道一宗 27.256 公顷(约 408 亩)土地,土地用途为住宿餐饮用地,计划开工时间为 2013 年 8 月。

在 2012 年到 2015 年的 3 年时间,李亚鹏操盘下的雪山艺术小镇可谓星光无限。据说,当时李亚鹏选择了 专业 的操盘团队,为雪山艺术小镇量身设计了 130 多栋 190 平方米到 300 平方米的清水独栋别墅。在价格上,190 平方米的产品总售价达 400 万~500 万元,而更大户型则卖到了 700 万元至上千万元。

在李亚鹏的带动下,他的圈内好友杨坤、赵薇、胡军等人都在雪山艺术小镇置办了资产,不过并没有用作自己居住,而是成立了 中国好机友俱乐部 。

但从项目开盘两年多时间来,除了卖掉 30 多栋别墅之外,几乎无人问津。销售不佳和负债累累令李亚鹏不得不另寻他法。2015 年 6 月,阳光 100 作价 1.938 亿元收购李亚鹏旗下中书控股丽江雪山艺术小镇项目 51% 股权,并全面介入项目经营与销售。

阳光 100 接盘雪山艺术小镇后,将李亚鹏团队此前规划的别墅都分割成返租式公寓销售。但近几年该项目依然销售不佳。

据阳光 100 财报披露,2018 年~2020 年年中,丽江阳光 100 雪山艺术小镇的合约销售面积分别是 961 平方米、无、26 平方米。2020 年年中,雪山艺术小镇的销售均价为 16154 元 / 平方米,与项目最初认筹时的单价相差无几。截至 2020 年年中,阳光 100 雪山艺术小镇已完工仍未出售的建筑面积为 26335 平方米,发展中的建筑面积是 32995 平方米,项目预计竣工时间是 2022 年。

如今,阳光 100 的资金链断裂,小镇也无以为继。据网友称,雪山艺术小镇现在已经杂草丛生。

根据红星新闻报道,7 月 6 日,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对李亚鹏 欠债 4000 万元 一案做出终审判决,法院判决,驳回李亚鹏及其哥哥李亚炜的上诉,维持原判。

根据此前该案一审判决材料显示,经法院审理查明,2012 年,泰和友联公司与李亚鹏持股的丽江雪山投资有限责任公司(下称 雪山公司 )签订《项目合作框架协议》,约定双方合作完成 雪山文苑 项目。泰和友联公司为雪山公司注资 6000 万元,获得雪山公司 10% 的股份。

雪山公司承诺这笔注资只用于与项目有关的用途,未经公司全体董事一致同意决议通过,不得挪作其他用途。双方还约定,项目开发周期为 3 年,开发周期届满时,由泰和友联公司先行收回约定的固定权益收益 4000 万元。随后,泰和友联公司在 2012 年 1 月至 7 月间分 4 次汇完了约定的 6000 万元。

2015 年 4 月,李亚鹏和哥哥李亚炜、北京中书投资控股有限公司(下称 中书公司 )向泰和友联公司出具《承诺函》。《承诺函》显示,雪山公司及原股东(李亚鹏、李亚炜、李一兵)就股东李亚鹏及李一兵股权转让给阳光集团和与泰和友联公司的到期债权保证事宜作出承诺:最晚于 2015 年 12 月 25 日前支付 4000 万元的到期债权,李亚鹏及中书公司以其在雪山公司的全部股权为该债权提供股权担保。

此后,李亚鹏一方一直未支付相关款项。泰和友联公司在催款无果后,将李亚鹏、李亚炜和中书公司诉至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要求其支付欠款 4000 万元和利息等费用。此后朝阳法院一审判决该案,由李亚鹏、李亚炜向泰和友联公司支付 4000 万元及利息。

因不服该判决,李亚鹏、李亚炜于 2018 年 3 月提起上诉。2018 年 3 月 23 日,北京第三中级人民法院二审宣判该案,驳回李亚鹏方上诉请求,维持原判。

src=2018 年 4 月 9 日,李亚鹏因为一直未履行判决被列入 失信被执行人 。案件二审结束后,李亚鹏、李亚炜向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申请再审。北京高院于 2018 年 12 月 10 日作出(2018)京民申 4445 号民事裁定,指令北京三中院再审本案。

2020 年 11 月 25 日,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此案,法院未当庭宣判。法院审理此案时,李亚鹏和中书公司辩称,泰和友联公司以雪山公司被拍卖相要挟,胁迫李亚鹏、李亚炜、李一兵签署《承诺函》,在此情况下,李亚鹏不能不签署《承诺函》,对 4000 万元投资收益担保责任,以换取泰和友联公司放弃优先购买的承诺,签署《承诺书》不是李亚鹏和中书公司的真实意思表示。

关于李亚鹏签署《承诺书》是否存在胁迫情形的争议焦点问题,法院认为,李亚鹏提交的证据不足以证明他在签署时存在被胁迫的情形,法院对此不予认定。

2021 年 3 月 16 日,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对此案作出重审判决,李亚鹏和其兄李亚炜向北京泰和友联投资有限公司(下称 泰和友联公司 )支付 4000 万元及利息,驳回泰和友联公司其他诉求。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