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壶混双比赛是平昌冬奥会最先开赛的比赛项目,2月10日已经是该项循环赛的第三个比赛日。在上午的比赛中,中国组合王芮/巴德鑫以6:4力克美国选手;晚上,中国选手继续出战,与实力较弱的芬兰队交手,结果中国队以10:5的较大优势获得循环赛的第三胜。中国队目前的战绩为3胜3负,保留晋级四强的希望。

平昌冬奥会冰壶混双,中国队派出了巴德鑫和王芮参赛,两位选手在最近两届世锦赛均登上领奖台,2016年获得亚军,2017年获得季军,表现出色而且稳定。在前两天的比赛中,中国队输给了瑞士、加拿大和俄罗斯队,只击败了东道主韩国队。

今天上午,中国队在与美国队的比赛中开场不利,美国队在先手的情况下先夺2分,5局过后,中国队追成3:3平。第六局,中国队先手偷得1分,比分实现反超。第七局美国队又利用后手追成4:4平。进入第八局决胜局,中国队利用后手优势,一举收获2分,赢下比赛。

中国冰壶队外籍教练马塞尔·罗克认为,最后一局中国队幸运地获得了后手优势,最后一投定了胜负。“比赛就是这样,关键在于不能失去本该得到的分数,而不是那些难拿的分。是这些相对容易的分让你保持对比赛的控制。”

中国选手巴德鑫赛后表示,经过前两天的失利之后,这场比赛获胜让自己找回了一些自信。“能在奥运赛场出现的8支队伍都很强,都是经过重重选拔的。对这样的队伍,我们要做好自己的准备。”

混合双人冰壶是平昌冬奥会新设立的6个比赛项目之一,由一男一女两名队员组成,在比赛规则上也与男、女团体项目有所不同:比赛设置8局,一共6个冰壶。其中一个冰壶在每局开始之前根据战术安排提前放置在大本营内,即定位壶。剩下的5个冰壶投掷出手后,前4个冰壶不允许击打,否则刚投出的壶将被视为无效,被击打出界的壶将被放回原位,只有从第5个冰壶才可以进攻。如果8局之后双方战平,将会进行加时赛。虽然参加混双比赛的大部分运动员有四人赛经验,有的人甚至有多枚冬奥奖牌在身,但是对于每一个参赛选手来说,冬奥会混双比赛都是新鲜的。

由于规则的变化,混双冰壶比赛的结果更具偶然性,更符合现代体育项目所要求的时间可控、对抗激烈、更具悬念、更适宜电视转播的特征。因此,它第一次亮相冬奥会,便呈现出快速激烈的全新形象。

马塞尔·罗克就这样评价混双冰壶比赛:“它的过程就像过山车,上一分钟也许你还感觉很好,下一分钟你就急速下坠。”

在2月9日中国队与俄罗斯奥林匹克选手的比赛中,中国队前三局各输一分,比分落后,但第四局一记“双飞”打破对方布局,一举获3分扳平。比赛的下半节,中国队又先失两分,但随后又打平。附加赛中,中国队在先手投壶的情况下以微弱差距失掉一分,最终5:6惜败。

在罗克看来,这场比赛体现了冰壶项目的观赏性和偶然性。比如关键的第六局,中国队后手投壶,对手“双飞”化解了中国队的攻势,中国队在最后一投时未能把握住机会,让对方偷得一分,将差距拉大。

已经从事冰壶运动30多年的罗克,对于这项运动有着不同常人的理解和见地。在他看来,冰壶是一项非常适合年轻人参与,但不适合年轻人比赛的项目,因为它需要极强的耐力和情绪控制能力,而年轻人通常在这两个方面与年长者相比是有差距的,因此,年轻人多参加冰壶运动,可以使他们的性格得到改善。

因此,罗克特别为年轻的王芮感到骄傲。“这是她第一次参加冬奥会。我真的很为她骄傲。她还缺少大赛经验,但拥有站出来说我要这么投壶的能力。她正在往冠军的道路上成长。”

还不满23岁的王芮,三年前就已是参加世锦赛的中国队主力选手。2016年,她和巴德鑫配对获得2016年冰壶混双世锦赛亚军,去年,他们又获得该赛事的第三名。生于1990年的巴德鑫身材高大,18岁时就获得2008年世锦赛第四名。在索契冬奥会上,他与队友合作,获得男子团体赛第四名。队友们对他的评价是:沉稳、内敛、大气。

10日晚,中国队与芬兰队的比赛结束后,巴德鑫对记者说,混双比赛成为冬奥会正式比赛项目尚属首次,每支参赛队都是经过奥运积分赛从众多队伍中拼杀出来的,每支队伍实力都不弱。因此,对每一场比赛、每一个壶我们都是认真对待,不敢有丝毫分心。比赛局面瞬息万变,一个壶投不好,领先的局势就有可能前功尽弃。

“混双是完全不同的比赛,因为只有一人扫冰。”巴德鑫说,“在团队项目中,投壶时我们会更关注壶在大本营里的位置,大本营的队友可以通过他们的擦冰获得更想要的效果。但混双比赛时不行,因为你的队友正在扫冰。”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