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说足球是我们世界的通用语,足球世界的通用语是英语。从里约到雷克雅未克,任何踢足球的孩子都能听懂“射门”、“传球”、“进球”和“扑救”等几个词。

现在,外籍球员占英超联赛的63%。如果你只有两句英文,很难排序,你肯定会遇到各种各样的问题。

利物浦夏季新签下的达尔文·努内斯承认他仍然不明白主教练尤尔根·克洛普在说什么。“我们话不多。我不懂英语,他也不懂西班牙语。”

这位身价8500万英镑的攻击手很幸运,毕竟利物浦助教佩普林德斯和维托马托斯会说葡萄牙语,可以帮助他与主教练沟通。

“克洛普和每个人说话的时候,他们(助理)都是我的翻译。他们坐在我旁边,告诉我一段时间在球场上该做什么。如果没有翻译,我只能空想着踢球。”努内斯对巴西的TNTSport坦诚相待。

今年1月,埃弗顿从基辅迪纳摩签下了乌克兰人维塔利-麦克伦科。这位23岁的球员是球队中唯一的乌克兰人,在他的第一次俱乐部媒体采访中说乌克兰语,后来添加了英文字幕。

学习语言时,自信很重要。这位后卫的英语现在进步了很多,这帮助他适应了默西塞德郡的生活。

事实上,除了米克连科这样的优秀案例外,很多刚到英超的外援都被语言障碍给难住了,比如刚到埃弗顿的费莱尼、热刺的帕夫柳琴科。

俱乐部也在努力解决语言交流的问题,很多俱乐部已经开始引进多语种人才作为内部联络官。

在利兹联,正是来自曼联的球队运营经理马特-格赖斯确保了前任经理马塞洛-贝尔萨的西班牙语信息链的顺畅运行。格莱斯在埃兰路的角色分为球员心理建设和团队后勤。作为一项隐藏技能,他会说西班牙语、法语、意大利语和德语。翻译人员将继续在球场上和媒体活动中协助贝尔萨,同时俱乐部为贝尔萨的教练组安排广泛的英语学习课程。

在职业足球领域,翻译人员的具体工作其实大相径庭。有时我只是在媒体采访时站在一旁说话,有时我需要与球员和教练来回奔跑。

菲尔·迪金斯(PhilDeakins)是一名西班牙-法国翻译,曾在俱乐部和国家队工作过。

他为坎通纳安排了从利兹联转会曼联后的第一次赛前安排;马拉多纳翻译了14年前在汉普顿公园举行的阿根廷和苏格兰的友谊赛。现在想起来手心都冒汗了。

他现在经营着一家名为PremierLeagueSolutions的公司,并受雇于许多英超球队,帮助球员克服语言问题。

作为一名资深的足球迷,迪金斯对足球的了解让他在俱乐部的工作中感觉就像是一只被灌水的鸭子。他可以全程参与训练、赛前动员、赛后总结。

2006年,他接到了维冈竞技教练保罗·朱厄尔的求助电话,后者刚刚从比利亚雷亚尔租借了厄瓜多尔边锋安东尼奥·瓦伦西亚。

“当时维冈没有会说西班牙语的球员。埃德,球队的媒体官,在瑞士长大,法语说得很好,有时会帮助球队翻译。但真的没有人帮忙。安东尼奥,所以轮到我了,”迪金斯说。

迪金斯在训练中与瓦伦西亚形影不离,比赛日与瓦伦西亚一起进出更衣室,如果比赛中瓦伦西亚在替补席上,他会坐在球员旁边。

“有时候瓦伦西亚犯错,杰维尔转头骂我,有时候是传中没进,有时候该传球是传球。

反正只要他转头看我,整个替补席都会对我微笑,就像我没有告诉瓦伦西亚如何比赛一样,或者是我在比赛。”

“这一切都是为了完全融入球队。有一场比赛,我站在替补席后面,球飞到了我的手中。对手试图把球拿好,开始了快攻,我什至没有想到关于它,我只是把球扔给我。我们的球员。”

“那是同一场比赛,球又飞到我身边,我捡起球,握了大约五秒钟,然后软软地扔回了球场,这让对手球迷很生气,我的助理尝试了保护我。把我拉近隧道。

2006-17赛季维冈排名第17位,保级成功。他们在上一场比赛中以2-1击败谢菲尔德联队,勉强靠自己的力量让对手降级。

“在那场比赛之前,Jewell召集全队一起演奏了《再战星期天》AlPacino的《每个世界》的演讲。这真的很暖心,每个人都喜欢它。保罗让我把这个翻译小声告诉瓦伦西亚,我做到了,瓦伦西亚喜欢它。”

“有一次,保罗在用非常原始的软件给球员讲解战术,有点像现在天空体育使用的战术版,只不过球员都是小点点。

“他在解释沃特福德是如何获得角球的,只要按一下按钮,小点就会完全动起来。‘他们就像红箭特技飞行队。我并没有真正解释红色箭头是什么,我只是说,它们非常擅长飞行。’”

“大卫莫耶斯在更衣室门口和我说了几句话,让我向费莱尼传达一个重要信息:阿尔特塔在埃弗顿非常成功,因为他会说多种语言。”

迪金斯帮助这位比利时中场迅速适应了英格兰的生活,从开设银行账户到挑选公寓。

费莱尼转会曼联后,迪金斯还每周两次拜访他在索尔福德码头的家,给球员和他的妻子桑德拉上英语课。

迪金斯最近的一份工作是为贝尔萨在2018年埃兰路的出场担任翻译。此前,他曾在阿根廷国家队和毕尔巴鄂竞技的新闻发布会上担任贝尔萨的翻译。

事先没有沟通的迪金斯原以为贝尔萨的私人翻译萨利姆·拉姆拉尼会在那里,但被告知他是现场唯一的翻译。“在新闻发布会前五分钟,他们告诉我他们需要我翻译。这就是做生意的感觉,你必须时刻做好准备,”迪金斯说。

在贝尔萨的第一次新闻发布会上将近一个小时,阿根廷转身询问迪金斯是否需要休息一下。“我说我不需要休息,但实际上贝尔萨是那种让翻译感到害怕的教练。你有时间在穆里尼奥说话的时候做两个笔记,因为他说话很多。慢。你需要思考仔细看看贝尔萨的话,他是那种很聪明,喜欢用曲折说话的人。”

“如果你看会议的视频,你会看到,一开始我只是想做一个没有感情的翻译机器。过了一段时间,我开始鼓起勇气把我的理解加入到翻译的词中。有时我做翻译确实需要适应性。”

其他翻译人员,例如CiaranSimpson,与球员合作的时间更长。辛普森在西汉姆担任特维斯和马斯切拉诺的培训翻译。

DaneSuzyLarsen在苏塞克斯经营一所语言学校,为职业球员和教练服务超过10年。拉尔森尝试了多种教学方法来帮助学生进步,比如使用音乐。“我们一起看youtube,和球员一起学习歌词。看阿黛尔、披头士、艾德希兰、狮子王之类的。每个人都喜欢狮子王,发音标准是关键。”

“学习语言最有效的方法是为期三个月的沉浸式课程,该课程将学生限制在他们的母语并迫使他们使用他们正在学习的语言。”

完全没有接触过英语绝对是个问题。2018年武藤佳树以1000万英镑加盟纽卡斯尔时,由于语言能力不佳,他基本上没有给主帅贝尼特斯留下任何印象。贝尼特斯事后解释说:“他的英语真的不好,不能和队友配合,也不能形成有效的沟通。”

波切蒂诺在2013年接手南安普顿时,在他第一次训练的前一天晚上也醒着,因为他不会说英语。“我说话的时候在发抖。”博帅事后坦言。经过一系列系统的学习,他的英语还在稳步提高。当时,薄帅身边有翻译,很多同事都会说西班牙语。“他根本不会说英语,”博世在南安普顿的翻译弗兰·阿隆索回忆道。“但我也知道,他一定会继续学习的。”

布莱顿的新任意大利老板罗伯托·德泽尔比私下会说一口流利的英语,但直到今年1月,他仍坚持在新闻发布会上通过翻译与媒体沟通。

布莱顿聘请了外语教师,帮助球员和球队员工尽快掌握英语。课程通常是一对一的,在球员家中或训练场上授课。

厄瓜多尔球员坎塞多自2021年1月进入转会窗口以来,每周都会参加一次语言培训。

有时说西班牙语的玩家选择一起上课,这样他们就可以在学习的同时用西班牙语交流。

布莱顿在解决语言问题时也遇到了难题。他们在夏天从巴拉圭签下了胡里奥·恩西索。这个年轻人会说巴拉圭的另一种官方语言瓜拉尼语,这使得他无法用西班牙语与队友交流。球队当时的教练布鲁诺萨尔托(现在在切尔西)和恩西索的新队友只能用破烂的西班牙语词汇与他交流。

一直用不熟悉的语言大喊大叫一定很折磨人,而且会导致精神内讧,然后开始在球场上犯错。反之,一个正面的例子,布莱顿的中场比苏马自从掌握了英语,就变得越来越好。今年夏天他搬到了托特纳姆热刺。

英超联赛是一个战略和细节决定成败的地方。为了让球员尽快进入状态,各家具乐部的工作安排自然也越来越细。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